血凝九剑

- 编辑:admin -

血凝九剑

黄烟尘施展出御风飞龙影,化为一道残影,以指为剑,主动向着华青山攻了过去。
 
    华青山站在原地,并没有还手的意思,不屑的一笑:“郡主殿下,你还太弱了,若是再修炼两年,或能与我一战。”
 
    华青山后发而先至,一掌打了出去,强大的掌风,还没有击到黄烟尘的身上,就将黄烟尘震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撞破房门,黄烟尘倒飞了进去,坠落在地板上。
 
    黄烟尘只感觉全身经脉都像是被震断,使不出一点力量,嘴角挂着一丝血液,回头看了华青山一眼。
 
    他怎么会如此强大?
 
    在年轻一代,黄烟尘从来没有败得这么惨。
 
    华青山虽然说是黑市年轻的七大高手之一,实际上已经快要接近三十岁,并不算真正的年轻。黄烟尘在二十出头的年纪,败在他的手中,一点也不冤枉。
 
    当然,武道修为越强,衰老的速度越慢。华青山看上去,依旧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。
 
    华青山走了进去,看着地上的黄烟尘,就像是看着一只待宰的羊羔,笑道:“烟尘郡主的性格,果然与传说之中一样冷傲倔强。但是,我就喜欢像郡主这样冰冷、傲气的女子,因为我坚信,再如何的冰冷的女子到了我的手中,也会变得热情似火。至于你的傲气,多打几次,也就不傲了!对?哈哈!”
 
    “你找死!”黄烟尘贝齿紧咬,想要从地上站起,可是刚刚一动,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就从体内传来,如同要将她的身体撕碎一般。
 
    “哇!”
 
    一口鲜血,从黄烟尘的体内吐出,靓丽的脸蛋变得更加苍白,犹如一张白纸。
 
    华青山坐到房间上方的椅子上面,显得十分从容淡定,笑道:“郡主殿下,在下劝你还是不要挣扎,免得伤得更重。你刚才被我的断脉碎心掌击中,若是你强行运转真气,轻则修为全失,重则经脉尽断、心碎脏裂,死得好不凄惨。”
 
    “断脉碎心掌,我可是修炼了整整五年,整个武市学宫的内宫学府,估计也是有三个人才能接住我这一掌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眼中闪过一丝绝然,正要强行运转真气,与华青山拼死一战。
 
    忽然,房间之中,毫无征兆的多出一人。
 
    那是一个少年,穿着一身白衣,脸上戴着金属面具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他的手中捏着一柄断剑,速度快如闪电,一剑斩向华青山的脖颈。
 
    两人本来就近在咫尺,那少年的速度又快得惊人,几乎在一瞬间,断剑就已经斩到华青山的颈部。
 
    在那一个神秘少年出现的时候,华青山也是微微一惊,以他的修为,怎么会有人能够如此轻易进入他十步之内,自己却毫无察觉?
 
    虽然震惊,可是华青山的反应速度却是极快,在战剑斩过来的时候,他的身体立即后仰,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刚才那一剑。
 
    “哧!”
 
    冰冷的剑气,将华青山颈部的皮肤割开,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。
 
    因为剑气过于阴冷,华青山的身上竟然出现一片白色的寒霜,几乎将他的上半身完全冻住。
 
    张若尘暗叹了一声,只差一丝,就能将华青山杀死。
 
    既然没有偷袭成功,张若尘丝毫都不停留,立即后退,单手将黄烟尘抓起,向着阁楼外冲去。
 
    像华青山那样的高手,若是第一剑无法将他杀死,那么张若尘就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。
 
    至少以张若尘现在的武道修为,现在只能立即逃走。
 
    华青山也被惊了一跳,对方的剑法也太快,差一点就死在那一剑之下。
 
    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竟然如此之近,而且对方还仅仅只是一个少年。
 
    “啪啪!”
 
    华青山震碎身上的寒冰,冷哼一声,“还想逃?”
 
    张若尘抱着黄烟尘刚刚冲出大门,华青山就从后面急速追了上来,速度比张若尘更快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刀光一闪。
 
    华青山将弯刀从刀鞘中抽出,五指用力,弯刀划出一个弧度,饶过张若尘和黄烟尘,从前面向着张若尘斩了过去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出手抵挡弯刀,就必定会被华青山追上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不出手抵挡弯刀,他的脖子就会被斩断。
 
    没办法,张若尘不得不停下脚步,挥剑一斩,使用出旋转巧力,将迎面飞来的弯刀挑飞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虽然使用了巧力,可是弯刀上面的力量依旧十分强大,震得张若尘手臂发麻,微微向后倒退了一步。
 
    此刻,他终于明白为何左晟会被华青山一刀杀死,弯刀上面的力量,果然不是常人可以抵挡得住。
 
    而且,弯刀并不是沿着直线飞行,攻击方向充满变数。
 
    张若尘也是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,所以才能击中弯刀,将弯刀挑飞出去。
 
    若是换成别的地极境武者,估计连弯刀的飞行轨迹都看不清,就已经死在弯刀的刀下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,你不是华青山的对手,将我放下,我去挡住华青山,你才有一丝逃走的机会。”黄烟尘的声音依旧十分冷傲,可是却显得有几分虚弱,瞪大一双美丽的眼眸,冷冷的盯着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怎么认出是我?”
 
    “你以为戴上一张面具,我就认不出你?白痴!”黄烟尘的眼皮上翻,白了张若尘一眼,就要从张若尘的手中挣脱出去,准备拼死与华青山一战,为张若尘争取逃走的时间。
 
    黄烟尘十分清楚,若是张若尘带上她的话,两人都逃不出去。
 
 206.第206章 逃出围堵
 
    “既然来到毒蛛商会,就别想逃走。”
 
    华青山冷恻恻的一笑,全身真气鼓胀起来,皮肤表面出现一层紫气,五指展开,一掌打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断脉碎心掌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神一凝,将体内的血脉之力激发出来。
 
    一座直径九米的圣级血阵,凝聚在脚下,冲起一根赤色的血柱,将张若尘包裹在中心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九柄血剑的虚影,呈现在张若尘的身体周围的九个方向,剑尖向下,急速旋转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指尖一点,九剑合一,向着华青山攻击过去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剑气和掌印碰撞,两股力量形成对冲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黄烟尘被强大的掌风,震得倒飞出去,撞碎栏杆,掉落下阁楼,落到地面。
 
    华青山也被强大的剑气,刺穿手心,若不是他及时激发出血脉力量,将剑气挡住,估计整只手都已经被废掉。
 
    “血凝九剑!”
 
    华青山瞪大双眼,看着血淋淋的手掌,恼怒到极点,追了出去,看着就要逃走的张若尘和黄烟尘,冷笑一声:“这一座阁楼的外围,布置着禁锢阵法铭纹,进阵容易,出阵难。你们逃不出了!”
 
    黄烟尘自然比谁都清楚禁锢阵法铭纹的厉害,十分担忧,提醒道:“张若尘,禁锢阵法铭纹相当厉害,若是硬闯,很可能会被阵法击成重伤。”
 
    华青山料定张若尘一定破不开阵法,并不担心他们逃走,所以就显得从容不迫,笑道:“郡主殿下说得没错,这一座禁锢阵法铭纹,只有天极境的强者才能破开。小子,你居然能够挡住我的断脉碎心掌,天资还算不错,若是肯归顺与我,做我的奴仆,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只手拦着黄烟尘的蛮腰,一只手提着沉渊古剑,斜了华青山一眼,道:“没有第二条路了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有!”
 
    华青山笑了笑,道:“你将烟尘郡主交给我,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,然后自废修为,我也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 
    “那我若是选择第三条路呢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“没有第三条路。”华青山的脸色一沉,冷峭的道。
 
    “现在,我就走出第三条路给你看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脚踩步法,向着禁锢阵法铭纹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黄烟尘的脸色一变,雪白的五指紧紧的抓住张若尘的胸口,道:“你疯了?”
 
    “居然想要去闯禁锢阵法铭纹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华青山冷冷一笑,也觉得张若尘是在找死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冲到阵法禁锢铭纹前方的时候,突然,手臂一挥,空气中响起“哧哧”的声音。
 
    前方的空间,裂出一道一尺多长的缝隙。
 
    一片剧烈的旋风,自动在空间缝隙的周围形成,开始吸收周围的一切,包括空气、石头、铭纹……
 
    仅仅一刹那,空间裂缝就将周围一大片阵法铭纹吞噬,变成了一处阵法空洞。
 
    空间裂缝仅仅只出现了一个刹那,随后就立即消失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计算得相当精确,速度从始至终都没有放缓,从阵法空洞的位置,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华青山的脸色一变,十分不解张若尘刚才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,为何空间之中会出现一道裂缝?
 
    “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武技?”
 
    华青山只是震惊了一个刹那,就立即反应过来,身体一动,化为一道流光,冲了出去,穿过阵法空洞,向着张若尘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听到身后的破风声,心中微微一凝:“好快的速度。”
 
    华青山的速度的确快得惊人,达到每秒一百六十米,一个眨眼的时间,就追到张若尘的身后。
 
    想要在这种级别的高手面前逃走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 
    以张若尘现在的武道修为,就算施展出御风飞龙影,最快速度也才每秒一百一十米,速度上的差距太大了。
 
    前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毒蛛商会的侍卫已经被惊动,纷纷赶过来,足有上百位武者,完全将张若尘二人包围。
 
    至少五十位侍卫,拉开乌黑的战弓,将一支支破车箭指向张若尘。
 
    另外数十位侍卫,手持长枪,将逃出毒蛛商会的所有路口,全部堵死。
 
    在那一群侍卫的前方,站着两个身躯魁梧的地极境高手,正是先前那两个看守黄烟尘的侍女。
 
    “小子,放弃抵抗!你不可能逃得出去,就算逃出毒蛛商会,也不可能逃得出地火城。”华青山笑道。
 
    “放箭!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