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月魔教

- 编辑:admin -

拜月魔教

张天圭笑了笑,道:“的确已经进入《地榜》,不过与万叔比起来,依旧还有差距。”
 
    “七王子殿下为何来到灵岳镇?”万城重肃然的道。
 
    张天圭道:“我听说九弟的未婚妻,在灵岳镇被黑市的邪人给抓住,囚禁在地火城,心中十分担忧,所以便立即出关,准备助九弟一臂之力,帮他救出未婚妻。等我到了灵岳镇,才听说烟尘郡主已经被人救出,真是万幸。”
 
    “这些黑市的邪人,实在太狂妄,在云武郡国的境内,竟然敢囚禁一位王子的未婚妻,简直无法无天,若是不给他们一些教训,王族的威严何在?万叔,这次可要辛苦你,一定将地火城中的那些邪道武者一网打尽,为九弟报仇。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任凭万叔调遣。”
 
    万城重十分清楚,七王子和九王子的关系并不好,七王子怎么可能为了救烟尘郡主特意出关?
 
    蓦地,张天圭又道:“下个月就是祭祀大典,据说父王有意在祭祀大典之上册封世子。万叔,听说这件事没有?”
 
    万城重的心中一动,原来他是为了世子的爵位,所以才返回云武郡国。
 
    像张天圭那样的顶尖天骄,将来绝对不会待在区区一个云武郡国。
 
    但是云武郡国的世子的名号却十分重要,因为世子能够继承云武郡国的王爵。
 
    无论是下等郡王、中等郡王,甚至于上等郡王,他们的王爵身份,只有第一中央帝国的池瑶女皇能够册封。
 
    一旦拥有爵位在身,将来会有诸多好处。在武道修行上面,也会有很多便利。
 
    所以说,张天圭在乎的是王爵的爵位,而并不是云武郡王的位置。
 
    若是在以前,云武郡国的世子,必定是张天圭。
 
    但是现在冒出一个九王子,张若尘,而且张若尘还得到千水郡国的支持。世子之位到底会落入谁的手中,那就难说了!
 
    张天圭那么急切的赶来地火城,真的是来救烟尘郡主?
 
    很显然不是。
 
    若是万城重没有猜错,张天圭实际上是赶来杀烟尘郡主。
 
    只要烟尘郡主一死,张若尘自然得不到千水郡国的支持,到时候,张若尘又拿什么来跟他抢夺世子的位置?
 
    “郡王要册封世子?没有听说。”万城重摇了摇头,道:“黑市、拜月魔教、武市学宫在云武郡国闹得天下大乱,郡王的精力全部耗费在这件事上面,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,册封世子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只是随口一问,万叔何必那么紧张?”
 
    张天圭笑了笑,又道:“既然烟尘郡主已经被人救出,不知她现在身在何处,是否已经安全?”
 
    “不太清楚,应该还被困在地火城。”万城重道。
 
    张天圭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光,嘴角一勾,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得亲自去一趟地火城,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。万叔,我先就告辞了!”
 
    张天圭对着万城重拱手一拜,随后,便带着两个云台宗府的师弟,离开了灵岳镇,向着隐雾湖的方向而去。
 
 209.第209章 陈师弟
 
    离开灵岳镇,张天圭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,停下脚步,对着跟在他身后的两位师弟,说道:“林辰裕和林泞姗在地火城,他们有没有查到是什么人救走烟尘郡主?”
 
    跟在张天圭身后的两位师弟,分别叫做沈峰和洛城,皆是云台宗府的年轻强者,在内府弟子之中排名前二十。
 
    在云台宗府,沈峰和洛城一直都是以张天圭马首是瞻。赶来云武郡国,就是要助张天圭一臂之力。
 
    沈峰道:“听说林师妹见过那个神秘少年,对方是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。黑虎堂堂主铁驼背,就被那一个神秘少年轻而易举的击杀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,似乎自言自语的道:“在武市学宫的内宫学府,能够轻松击杀铁驼背的人,至少也能排进前五十。除了洛水寒,内宫学府排名前五十的学员,没有一个年龄小于二十岁。武市学宫,怎么就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少年高手?难道……”
 
    武市学宫和云台宗府都在天魔武城,年轻修士之间有很多交手的机会。
 
    武市学宫有哪些年轻高手,张天圭自然了如指掌。
 
    “大师兄莫非已经有怀疑的对象?”沈峰问道。
 
    张天圭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半年前,我就听说,我的那一位九弟拥有《玄榜》第一的实力,就连荀归海都败在他的手中。若是他的修为突破到地极境,实力必定更上一层楼,若是再加上一些别的手段,也不是没有机会杀死铁驼背。”
 
    沈峰皱了皱眉头,冷笑道:“若真的是他,大师兄反而可以省心。他修武的时间,加起来也才两年。居然都不在玄极境沉淀几年,就急不可耐的突破到地极境。根基不稳,成不了气候。”
 
    张天圭道:“我三岁就开辟神武印记,已经修炼十八年,才有现在的武道修为。他应该是急切想要追上我,却反而误入歧途,走上了一条自毁之路。”
 
    洛城道:“大师兄,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难道真的要去地火城?”
 
    张天圭道:“分为三路,我去地火城,你们分别前往另外两条去往王城的必经之路,无论是遇到了九弟,还是烟尘郡主,无需留情,直接杀死。最好,栽赃给黑市,不要让人查到是你们下的手。”
 
    “明白。”
 
    沈峰和洛城对着张天圭躬身一拜,随后就骑着坐骑,各自离开。
 
    “曾经那一个病弱的九弟,真的已经变成了武道天才?”
 
    张天圭的脸色露出一丝笑意,摘下一根树枝,投入湖中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