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得理他

- 编辑:admin -

懒得理他

唰的一声,他飞身而起,轻飘飘的落到树枝上,在真气催动之下,向着地火城横渡而去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外界过去三天,时空晶石的内空间却过去九天。
 
    九天时间,张若尘一连炼化八枚火脉丹,身体就像化为一只燃烧的火炉,皮肤就像赤红色的晶体。
 
    特别是他眉心的位置,一团火焰形状的印记浮现出来,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。
 
    将八枚火脉丹完全炼化,张若尘的修为更进一步,达到地极境初期的巅峰。虽然还没突破到地极境中期,却已经不远。
 
    对于张若尘来说,无论是剑道境界,还是精神力,早就已经达到极高的水准,起点就比别的武者高得多。只要有足够的修炼资源,自然可以很快将武道修为提升上去。
 
    黄烟尘的伤势,在六天前就已经痊愈,此次受伤,反而让她修为大进,服下张若尘赠送给她的风脉丹之后,她的武道修为一举突破到地极境后期。
 
    修为达到地极境后期,黄烟尘再次变得意气风发,气质冰冷,神情傲然,似乎又恢复了郡主殿下的气派。
 
    “难怪端木师妹的修为突破的那么快,原来她早就知道那一只猫能够炼制出冰脉丹、火脉丹、风脉丹。你既然告诉了她,为何却没有告诉我?”黄烟尘显然是有嫉妒,毕竟她和张若尘已经订婚,关系应该比端木星灵更好才对。
 
    张若尘淡淡的道:“不是我告诉她,而是她自己发现。怎么?你难道在生端木师姐的气?”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?只是几枚风脉丹而已,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宝物。”黄烟尘捏着手中的丹瓶,冷峭的道:“这八枚风脉丹,回到学宫,我一定还你。还有……”
 
    顿了顿,黄烟尘的脸色有些不自然,道:“这一次……谢谢你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们本来就是武市学宫的学员,相互帮助是理所应当的事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黄烟尘点了点头,道:“你放心,既然你救了我一次,我肯定会还你这个人情。当然,我觉得还不还人情也一样,毕竟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,你本就该来救我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很清楚黄烟尘的脾气,所以并不想与她多做计较,道:“已经过去三天,相信毒蛛商会的高手也该已经离开地火城,我们现在可以就出去。”
 
    “三天?不是已经过去九天?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两条黛眉微微一皱,盯着张若尘,像是在怀疑张若尘与华青山交手的时候,是不是留下了什么暗伤,以至于脑子都糊涂。
 
    张若尘知道瞒不了黄烟尘,于是道:“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与外界的时间不一样,内空间里面过去三天,外面也才过去一天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黄烟尘震惊不已,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,久久之后,才道:“我在玄极境大圆满沉淀了三年时间,端木师妹在玄极境大圆满沉淀了两年时间,而你只是沉淀了半年时间。我见你突破地极境的时候,就想训斥你,可是没想到你竟然有一件这样逆天的宝物。早知道,就该借用你的这件宝物,我也就不用耽搁那么久的时间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如此宝物,我为何要借给你?”
 
    “你若是不借给我,我就将你有这件宝物的消息宣扬出去,到时候,恐怕云武郡王也保不住你。”黄烟尘斜了张若尘一眼,靓丽的脸上,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若是我不给你宣扬出去的机会呢?”张若尘盯着黄烟尘,露出几分笑意。
 
    黄烟尘的脸色微微一变,后退了一步,道:“你要杀人灭口?”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要杀她,就算她已经突破到地极境后期,估计也难逃一死。特别是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逃都没法逃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盯着她,并不说话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张若尘才笑道:“吓你的,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。再说,就算你说出去,也奈何不了我。既然我掌控着空间的力量,想要保住性命,还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不停磨牙,十分气恼,就在刚才,她居然真的被张若尘给吓住了片刻。
 
    “放心!我分得清轻重,你的秘密,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。但是,你一定要小心陈曦儿,她虽然是我的表妹,可是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你的秘密若是被她发现,估计就不会那么轻松的放过你。”黄烟尘道。
 
    除了黄烟尘,换成别的任何一个人,张若尘都不可能将时空晶石和空间力量的秘密暴露出来。
 
    因为张若尘能够看透黄烟尘,也清楚黄烟尘的脾气。她的脾气火爆,性格直率,虽然一副高高在上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,可是她却绝不会暗中对付张若尘。
 
    对于别的那些朋友,包括端木星灵和陈曦儿,却给张若尘一种藏在雾中的感觉。
 
    若是将自己的底牌暴露给她们,张若尘有些料不准,她们到底会是什么反应?
 
    当然,朋友依旧是朋友,至少现在张若尘依旧很愿意结交端木星灵和陈曦儿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云武郡国的大军,开始攻打地火城,整个地火城陷入战火之中。
 
    地火城中的黑市势力,纷纷乘船逃走。
 
    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常戚戚,带着小黑,也趁此机会离开地火城,踏上前往王城的路。
 
    “这一次前往地火城,没有捞到功勋值,反而捡了一只猫。”常戚戚骑着一头花斑豹,单手捏着小黑的肚子,五指轻轻的捏了捏,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。
 
    小黑翻了翻白眼,懒得理他。
 
    这三天小黑一直都和常戚戚待在一起,已经习惯他那猥琐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忽的,小黑猫脖子上的晶石浮现出一圈圈白色光芒,白光越来越强烈,刺得常戚戚的眼睛一疼。
 
    当常戚戚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发现远处站着两个人。
 
    常戚戚并没有将刚才的白光和那两个人联系起来,也不可能想到,一枚晶石里面可以藏下两个人。
 
    他定睛看过去,顿时大喜,叫道:“黄师妹,你是什么时候逃出地火城?”
 
    黄烟尘卓然而立,身材纤长,曲线柔美,给人一种冰清圣洁的气质,冷冰冰的道:“三天之前,我就离开地火城。常师兄,多谢你三天前去毒蛛商会救我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叹息了一声,“只怪华青山的修为太高,我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 
    突然,常戚戚看向站在黄烟尘身旁的戴着金属面具的少年,露出疑惑的神情,道:“难道就是这位师弟,将师妹从毒蛛商会救出?”
 
    张若尘并不否认,道:“见过常师兄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对张若尘似乎很有兴趣,道:“师弟如何称呼?以前在武市学宫怎么没有见过你?”
 
    张若尘和黄烟尘早就已经商量出应答的策略,于是从容的道:“在武市学宫,总有一些明面上见不到的学员。”
 
    常戚戚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,道:“早就听说,在武市学宫,一些金袍长老会收秘传弟子。难道师弟就是其中之一?”
 
    黄烟尘冷道:“陈师弟乃是银袍长老阁阁主的秘传弟子,常师兄,你最好对他客气一些。”
 
    “陈若”是张若尘和黄烟尘早就定下的一个化名,用来掩人耳目。
 
    常戚戚顿时肃然起敬,道:“陈师弟不愧是雷阁主的高徒,年纪轻轻就能与华青山交手,还能从毒蛛商会将黄师妹救出来。在内宫学府,至少也是排名前十的高手了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目光盯向小黑,道:“常师兄,多谢你这几天照顾小黑,在地火城与毒蛛商会的邪道武者一战之后,因为走得匆忙。所以将它遗忘在地火城。”
 
    “啊!这一只猫是你养的?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常戚戚有些不舍,又将小黑的肚子捏了捏,最终还是还给了张若尘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